Case Details
文章详情

你是招人爱的“向日葵姑娘”吗?
2017-03-17 09:53:19

关键词: 李筱懿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
\
本文配图选自87年电视剧《红楼梦》。
 
 
《西游记》里唐僧师徒取经归来时落水,在岸边石头上晒经,不小心弄破了经书,唐僧为此正懊恼不已,孙悟空说:天地原本就不全,经书破损是为了“应不全之奥妙”也。按佛家的观点,残缺才是人生的常态,要学会接受并享受,上帝给每个人生命的案头都只放半杯水。
 
这半杯水,在悲观者眼里是“只有”, 在乐观者眼里是“还有” ,在达观者眼里则是“本有” 。
 
八月十五中秋夜,林黛玉对景感怀自己孤苦伶仃,俯栏垂泪,一旁的史湘云劝道:“你是个明白人,何必作此形像自苦。我也和你一样,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。何况你又多病,还不自己保养。------”
 
这三句劝导之语,概括了史湘云对人生的透彻理解。
 
“你是个明白人,何必作此形像自苦。”她对黛玉的悲苦之态很不认同,细想想,谁的人生完美?她们身边的人,扳指头一个一个数过来,谁没有自己的苦?
 
迎春没了娘,活得没有存在感,很窝囊;探春不窝囊,却有个不长脸的娘;惜春羞于与宁国府人为伍,却还得和他们拴在一起;就连样样都好的宝钗,也要承受选秀落败的耻辱-----
 
 \
 
湘云又说:“得陇望蜀,人之常情。说贫穷之家自为富贵之家事事称心,告诉他说竟不能遂心,他们不肯信的;必得亲历其境,他方知觉了。”既然大家一样都有不如意之处,你为什么非要觉得自己特别惨?
 
“我也和你一样,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。”
 
自古人心窄处,难有欢颜。湘云也父母双亡,没有兄弟姐妹。人生三大不幸她就独占两条:“少年丧父,中年丧偶”。“襁褓中,父母叹双亡。纵居那绮罗丛中,谁知娇养?”由叔叔婶子带大,只管吃穿,并不像对亲生女儿那样上心,基本上是放养长大的,所以她的言行举止并不很符合大家闺秀的套路。等她成人,配了个才貌仙郎卫若兰,以为从此岁月静好,“准抵得幼年时坎坷形状”,不想卫若兰早早离世,她竟成了寡妇——虽是后话,但是此时的湘云,已经认识到,面对多舛命运,须得有一副应对的好心态。
 
“何况你又多病,还不自己保养。”
 
体质弱的人身体极易不适,不适往往引发情绪低落;两者反过来互为因果,形成了恶性循环。许多愁善感者表面上看是个性原因,根本上是体质问题。湘云劝黛玉可算是劝到了点儿上:别瞎寻思了,把身体养好是正事,等你“身体倍儿棒、吃嘛嘛儿香”的时候,心思自然就不这么沉重了。这句话,简直有点责怪的意味了。
 
 \
 
在《红楼梦》里,湘云最看不惯的就是黛玉,她是宝钗的铁杆粉丝,典型的“拥钗抑黛派”。林黛玉身上宝玉最爱的女儿之态,在湘云看来就是“骄娇二气”,两人经常明里暗里互掐。随着年岁渐长,才慢慢有了良性互动,湘云开始晚上留宿在黛玉房里。直到中秋团圆之夜,宝钗弃了她们,自去回家过节,面对着月光下一池秋水,她们才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。
 
饶是如此,湘云劝慰起黛玉来仍然直来直去不留情面,这多少有点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:同为客居于此,黛玉是无家可归,湘云却是住亲戚,说走就走。和黛玉有一次起了龃龉,马上就收拾包袱家去,气哼哼说自己犯不着“看人鼻子眼睛”,颇有底气。
 
其二,湘云还在襁褓中父母就过世了,对父母完全没有记忆,全然不知父母之爱是什么滋味,由叔叔婶婶代为抚养。而黛玉在父母去世时已经六七岁,身为独生女,被“爱如珍宝”的感觉自然难以忘怀。特别是母亲重病期间她侍汤奉药,去世以后又守丧尽哀,个中伤痛湘云更是无从了解。
 
从未得到过和失去是两种概念,前者是空白,后者是经历。所以湘云觉得黛玉犯不着如此多愁善感,“夏虫不可以语冰”,从小自立惯了的拇指姑娘,怎么可能体会落难豌豆公主的委屈?缺失感会影响一个人的幸福指数,我们得说,在这件事上,无感的湘云比有感的黛玉幸福。
 
 \
 
然而恰恰黛玉这样的纠结女子,最应该结交的正是湘云这样的爽直闺蜜。闺蜜一般分两种,一种是心灵相通的,你的感觉不用说对方就完全明了,有如高山流水;另一种是性格截然相反的,她不认同你的观点,不顺着你说,但却总能提供给你新的角度,让你看问题别有洞天,“良药苦口,忠言逆耳”。湘云正是后者。
 
一席话下来,黛玉的心像核桃被砸开了一条小缝儿,透出了一丝亮光,也领悟到:上到老太太、太太,下到宝玉探春,连这里的正经主子们都有不如意之事,何况你我这样的人?
 
湘云怕她再次自伤,便说:来,咱们玩联诗游戏吧,转移一下注意力就好了!
 
湘云就的过人之处再次凸显,她从来不钻牛角尖,想不开的事就不想啦,改变不了的事就由它去吧,找点让自己开心的事做好吧。这是一种有效的心理调节方式,有这么一类人,他们特别会找快乐的着力点。
 
在十二钗里,大概最能带给人快乐的就是史湘云了。
 
 \
 
一出场就是大笑大说,有她的地方格外热闹。非常贪玩,什么也少不了她;也会玩,文的武的,雅的俗的来者不拒,她都玩得风生水起,兴致勃勃。
 
身材挺拔鹤势螂形,穿男装尤其帅气,不想得瑟得过了头,自摆乌龙,一头栽倒在泥水里,可惜了一身公子装扮。
 
大雪天和宝玉在芦雪庵里吃自助烧烤,烟熏火燎不亦乐乎,被黛玉嘲谑为“叫花子”,她毫不客气反唇相讥:“你知道什么!‘是真名士自风流’,你们都是假清高,最可厌的!-----”
 
划拳行令、吟诗填词无所不能,又是个急性子,联诗对句重量不重质,别人写一首诗的功夫,她一口气扔出两首,对句时她拼抢最凶,自己都说:“我竟是抢命呢。”
 
吃酒时,小姐们文文雅雅地玩“射覆”,这是个很费脑力的活儿,没有相当文学素养的人是玩不了的,湘云不是不会,是嫌麻烦,还因帮香菱作弊挨了罚,她说这个“垂头丧气闷人,我只划拳去了。”,因为划拳“简断爽利”,合她的脾气。
 
 \
 
撸起袖子划拳,喝醉了就随便躺在园子里青石凳上大睡,这得是多没心没肺的人,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睡着,果真是有不拘小节的名士范儿。
 
她尽情享受着生活的乐趣,用港片里烂熟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:“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对不对?”
 
曹雪芹写湘云还有神来一笔:这美丽活泼的姑娘竟有缺陷,是个大舌头,用现代医学解释就是舌系带过短,不会说“二”。她缠着宝玉左一声右一声叫着“爱哥哥”,样子令人忍俊不禁,反倒有一种别样的娇憨。
 
这样的湘云,有谁会不喜欢?怡红院夜宴群芳时,她掣的花签是海棠,真好似一朵娇媚的海棠花,虽然无香,却在枝头流光溢彩,恣意绽放。
 
她的个性之美还不限于此,颇有侠义之风,天生从娘胎里带着一股男孩子气,看上去有点直憨有点“二”。都是寄居者,听说邢岫烟被下人欺负,林黛玉才感叹“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”,史湘云却要亲自上阵替岫烟出气,被黛玉讥讽为“荆轲聂政”。
 
似乎,她真的已达到了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”的快乐无碍境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\
 
别忘了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写实风格的书,曹雪芹当然不会肤浅到去炮制一个不接地气的人物。关于湘云,他不只写她阳光闪耀的笑脸,他也写她一次次红了的眼圈,那是不为人知的人生阴影面。
 
她的苦楚,不是一下子和盘托出,而是借由侧面手法,将真相一点点慢慢呈现。
 
没人疼的孩子最渴望的就是亲情,遇到一点照拂,就特别感恩。得了几个不值钱的绛纹石戒指,也不忘给大观园里的姐妹们送来,不单小姐们有,小时候服侍过她的丫头们也一个不落,袭人为此说:“戒指儿能值多少,可见你的心真。”她也情不自禁地说,假如自己有一个像宝钗这样的亲姐姐,就算没了父母,也没什么大碍。说罢,红了眼圈。
 
第三十二回,宝钗问袭人:“云丫头在你们家做什么呢?”袭人说:我让她帮忙给做双鞋。宝钗连忙嗔怪她不该让湘云干活,袭人方知道湘云虽是个小姐,平日里在家却被当仆妇使唤,一家大小的的穿戴都要她做,常常熬夜赶活到三更天,十分疲累。
 
在家里完全做不了主,第三十八回,一时兴起要做东请客,手头拮据到还得宝钗接济。
 
 \
 
没人疼、手里穷、被驱使,这才是湘云在家的真实境遇。反是作为亲戚的贾府,倒成了她寻求温暖的港湾。她时不时过来住一阵子,权当度假放松。平日太累太压抑,所以每次到来,都不眠不休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,像鸟儿出了笼子一样无拘无束。
 
家里人来接她时,她不想走,却不敢说不走;明明眼泪汪汪的,在家人跟前,又不敢显露出十分委屈。可怜巴巴地悄悄嘱咐宝玉:“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,你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。”
 
后来叔叔史鼐做了外省大员,要携家眷去上任,作为湘云的监护人,他理应把湘云也带走,这意味着湘云从今后连出门散心的机会都没有了。贾母这回不再沉默,出面把湘云留在了身边抚养,才给了她一段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。
 
她原是最该自伤的人,但是,无论里子面子,她都把自己人生里的那份酸楚咽下去,守口如瓶,不向人倾诉,有泪也忍住。
 
婶娘把家里人的穿戴活计都压在她头上,袭人不知底细还烦她打十根蝴蝶结子,她也一概应承下来,还抱歉自己打得太粗;宝钗关切问起,她强忍眼泪,嘴里愣是含糊其辞。心疼她之余,她的要强坚韧也令人刮目相看。
 
 \
 
知道了她的底细,再看她平日里的天真烂漫,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不简单,小小年纪,竟然懂得努力挖掘快乐,用笑容驱散心灵上空的阴霾。这样的湘云,算是获得了对苦难的初始免疫力。
 
如果穿越到亚历山大的现代社会,湘云会是打不垮的小坚强一枚,是当下最为推崇的“向日葵一族”:嘴角习惯性上扬、善于发现生活中的小幸福,感恩的心态、抗压力耐打击、充满热情、拥有丰富的内涵------一条条对照,史湘云几乎全部达标,不禁令人莞尔。
 
外表虽似海棠般娇艳欲滴,骨子里却是一株秀颀结实的向日葵,生气勃勃地绽放,将阴郁不快尽力抛诸脑后,高高仰起头,只朝着有阳光的地方看。
 
到后四十回,陪宝玉共度潦倒的人正是湘云,这样的收梢不意外,也只有她才能担此重任,个性中的达观和坚韧是她应对苦难的两大利器。(而湘云的原型,据说正是曹雪芹身旁红袖添香的“脂砚斋”,这符合曹雪芹的习惯,他最喜欢用笔端映照现实。)
 
当日湘黛二人中秋联句收官时,湘云说“寒塘渡鹤影”, 黛玉说“冷月葬花魂”,这里面已有关于命运的暗示:湘云想的是“渡”,意即度过,而黛玉用的则是“葬”,直指死亡,坚韧与脆弱一目了然。
 
所以,当命运之舟开始颠簸,娇弱的女一号黛玉第一个被抛出了舱外,温和的女二号宝钗也没能hold住-----昔日的豪门闺秀一一陷落。惟有湘云,“众芳摇落独暄妍”,她顽强地熬满了人生的四季。
 
\


 

分享到

联系我们

Add: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中侨中心C座1816室
QQ:2050837294   Email:xm@lhyxqdnz.com
Phone:0551-63636997   (09:30-18:00)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李筱懿 美女都是狠角色 先谋生后谋爱 爱的年份 香蜜会 香蜜电台 喜马拉雅
x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打开微信,点击顶部的“+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