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e Details
人物介绍

凌姝--最治愈人心的蜜友
2016-04-12 18:10:00

关键词: 凌姝,心里医生,治愈
今天认识的这位香蜜职业很特别哦,她叫凌姝,是一位留美心理治疗师。
这一次,我们可当真要与她展开一段关于“灵魂”的对话。
 
特蕾莎修女曾说:“你找到了平静和幸福,他们可能会嫉妒你,无论如何,你还是该保持快乐。”
 
这首诗告诉我们:不要在乎他人怎么说你,因为最终你的人生和他们无关,你的人生只和你和你的灵魂有关。
 
而这,正是凌姝在做的事情。
\
◎ 生活中的凌姝,很有亲切感
 
2010年,凌姝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,攻读临床心理学硕士,拿了心理咨询师的执照,同时还做了一年的心理咨询师,临床做了满3千个小时,也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。
 
在咨询师生涯结束后,她决定读博士,最终目标是做教授。
 
研究涉及两方面:一方面是国际访问学者的文化冲击,教他们如何融入社会;另外一方面是关于社会的弱势女性群体,帮助他们如何去学会更爱自己,寻求帮助。
\
◎ 凌姝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月牙状,是一个亲和力十足的女孩。
 
 
“听说你曾在美国为各个家庭做心理咨询,一定遇到过很多有趣的事情?”我迫不及待问道。“很多啊!你想听什么样的?”凌姝露出很可爱的笑容。
 
“那就要精彩的!”我说。
 
“这样啊,当时我在印第安纳州工作一年,在社区诊所做心理咨询师。认识了很多特别的家庭还有受虐待的小孩子。”她开始回忆起临床心理咨询的阶段。
 
 
 
 
听,一个“美式”家庭的相处故事
患有抑郁症的怀特夫妇
\
◎ 节日时同事们写给凌姝感谢她的话,很温暖
 
大概在2014年三月份的时候,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性,是一个做机床的机师,暂且称他为“怀特先生”。
 
有一天他在做机床的时候突然间大哭,到处乱摔东西,于是被紧急的送往了精神病院,给他吃了几片安定后被送往凌姝的工作室。
 
凌姝说:“OK,我听到你发生了小故事但是我们不聊这个,多说一些关于你的故事吧?”
 
然后在她们聊天的过程中,凌姝发现他有很严重的抑郁症,最差的时候一周睡眠时间相加不过4、5个小时,头疼欲裂,不停地想自杀并伴有很强的行为问题。于是凌姝给他开了一些药物,让他的睡眠质量慢慢提高。
 
渐渐地,凌姝了解到他的情绪爆发点来自于家庭——他说他的妻子是一个很糟糕的人,不给他做饭,不洗衣服做家务,还会常常扔他的东西。
 
凌姝说:“啊,那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老婆!”
\
◎ 工作中的凌姝,接触的往往是别人最坏的一面
 
后来,她又接待了一个新病人,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女性,也有抑郁症,睡眠也不好,她的姓氏也是怀特。
 
她说:“我的老公很糟糕,他从不跟我沟通,无论我有多么难过。”
 
那段时间,怀特先生会在上午来找凌姝,而怀特女士则在下午过来。
 
有一天,怀特先生告诉凌姝:“昨天真是我过的最美妙的一天,我和老婆去酒吧,我跟几个哥们打台球,我们一起喝酒,玩得很高兴,老婆也很开心。”
 
下午怀特女士也来了,她说:“昨天真是我过的最糟糕的一天,我老公带我去酒吧,自己去打台球没与我说一句话,中间我跑到洗手间痛哭把妆哭花了出来,他也不关心,我心如死灰。”
 
这时候凌姝才发现,他们可能是一对夫妻。
 
“他们从十几岁认识,青梅竹马,是一对婚龄30多年的夫妻,有两个儿子,但是他们现在完全没有沟通甚至连对方在做心理咨询也全然不知,而是选择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去倾诉真实的想法。”在凌姝看来,这真的很可悲。
 
“其实我们都可以想一想,作为夫妻双方,我们真的有认真的双向交流吗?尊重并了解过对方的真实想法吗?”凌姝如是言。
 
 
 
 
斑驳人生路,我们每个人都需要“被治愈” 
 
在国内,精神和心理健康往往被当成是洪水猛兽。
 
但是在美国,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心理咨询师,包括凌姝在内,大部分是一周一次的频率去进行咨询,就像看感冒一样自然。
 
美国是一个提倡自由的国度,因此阳光与阴暗的生活才如此赤裸裸地直接呈现出来。
\
◎ 而凌姝接触最多的,正是背对阳光的那一面
 
比如,一个三岁时就被毒贩爸爸和不负责任的妈妈给遗弃的,拒绝与人交流的女孩;又比如,一个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,亲眼看见自己所有的亲人在偷渡过程中死亡的女人。
 
做这一行压力很大,就像是一棵苹果树,上面会有好的苹果也有坏的苹果,但心理咨询师接触的都是那些坏的苹果,一些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群。
 
 “我的导师常说:我们不像电脑工程师,有软体和一系列数学公式可以用,我们唯一能用的就是我们个体。所以,当一个被虫子咬过的坏苹果送到你手上的时候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它的环境,让它更好地被治愈。如果一旦你产生了治愈能力,那么被治愈的就不仅仅是你的顾客,同时还有你自己。”
 
正是那一刻,让凌姝觉得她的工作很有意义。
\
◎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很多面,凌姝也是一样
 
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很糟糕的一面,每一个人生活中都会遭遇到很艰难的时刻,为了跨过那条情绪的河流,那个完全不认识的你,也许会跟你大闹,也许会给你很难堪。
 
“虽然我是一名帮助过他们的心理咨询师,但是我不能保证自己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就能够轻松应对。”
 
在凌姝看来,说出口的总是很容易,能做到的却总是困难。
 
这是她从事心理咨询师这么些年来,学习到的最大的收获,收获了很多的同情心,并且,不会再以评判的角度去认识任何一个人。
 
成长,也许就是我们是在不知不觉中遇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。
\
◎ 这是一个对自己生活有足够热爱的女孩
 
当你开始为一片秋叶而感伤,尝试着吃了一顿你从来不会吃的晚餐,听了一场你最讨厌的音乐会,然后欣然觉得这样也挺好时。
 
或许你会发现:原来生活的一切,真的只和你的灵魂有关。
 
 
Q&A
蜜友
 
你觉得,香蜜们都具有怎样一种气质共性?
 
凌姝:我想,香蜜们应该具有对生活的热爱吧。
 
 
 
第一次和大家见面,对香蜜们说点什么吧?
 
凌姝:亲爱的香蜜们,我觉得真正重要的的不是对某个,某些人的热爱,而是对自己生活的热爱。
 
 
 
最近有没有在追的剧,求推荐?
 
凌姝:最近在追的剧就是《house of cards》, 《纸牌屋》,另外,非常期待新的一季《game of thrones》。
 
 
 
怎么看待现在的二胎政策?
 
凌姝:开放二胎自然是好事,但是政府请考虑下女性的权益,全职主妇和职业女性的权利都没有好的法律支持。比如说求职,男女两个相当竞争者,雇主会选择要两次产假的女性么?
 
 
 
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觉得又爱又恨?
 
凌姝:自己的好奇心,我的好奇心很强,不管是读书,还是和顾客做心理治疗,我很喜欢习得新的知识。
 
 
 
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?
 
凌姝:最希望可以在世界上留下好的贡献,和家人说完再见后死去。
 
 
 
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?
 
凌姝:最完美的快乐就是rippling effect, 波纹效应,自己做的一件好事,治疗的一个病人,像一滴水落入池塘,波纹会一直传播影响到整池的水。
 
 
 
分享一本近期爱读的书?
 
凌姝:上周末读完了一本好书,Mitch Albom写的《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》,《天堂里遇到的五个人》,关于人生,死亡,意义的小说。
 
 
 
在你看来,美国式家庭相处方式和国内家庭相比,有什么不同?
 
凌姝:不同的地方太多了,最显著的,也非常重要的,就是关爱的表达方式。美国人对家人的爱表达的很直接,国人则是很实际。在我看来没有好坏之分,因为这个评定是主观的,个人化的。而且美国作为最多元化的国家,“正常”的家庭也是看起来很多元化。
 
 

分享到

联系我们

Add: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曙光路一号二楼215室
QQ:2050837294   Email:xm@lhyxqdnz.com
Phone:0551-63636997   (09:30-18:00)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李筱懿 陶妍妍 美女都是狠角色 先谋生后谋爱 爱的年份 香蜜会 香蜜电台 喜马拉雅
x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打开微信,点击顶部的“+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。